1. 閱典居
  2. 都市風流醫仙
  3. 第190章 淡定自若!
連連紅火 作品

第190章 淡定自若!

    

林悠悠點點頭,她也是這麼想的。林悠悠嘗試打電話找人說情。她打了一圈電話,包括以前追求她的那些富家子弟一聽孔家的名頭,就嚇得立刻掛電話。現在唯一能求助的也隻有劉武了。林悠悠又給劉武打了電話。「劉少,你在哪裡?」「我……我在外麵辦事。」劉武支支吾吾地說道。從東山湖大飯店出來後,劉武冇有回家,直接逃到了隔壁市躲起來了。「劉少,我們得想辦法救救秦羽,你讓你爸想想辦法,托關係上孔家說說情需要花多少錢都可以。...-

[]

龐大的龍元起自北海龍宮之上,模糊可見的元氣龍形延綿數十裡,而水元之氣輻射影響的範圍則更為廣闊。

掀起的海濤與巨浪更是給人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。

此巨龍在北海龍宮附近的海域遊曳一圈,隨後甩動身軀不斷遊動,破開水流駕馭風浪,天雲與雷霆相隨,在驚天動地的氣勢直沖沖向遠方。

這一場走水的到來令不少人猝不及防,也讓很多人心神激盪亢奮不已,也有如一些人那樣受驚之後逃離的。

隻不過很快眾人就陸續都反應了過來,即便是那些逃遁的者也是如此。

因為原本自北海中不斷擴散的龐大元氣,在那巨龍走水離去之後,很明顯在急速下降。

不是說這一帶的水元之氣就不充沛了,而是“源頭”離去之後,前後的感受反差太過強烈。

有些人還在原地呆愣,有些人反應過來則想要追,但此刻再去追卻也有些晚了。

龍元走水每動一下就攪動百裡海域,看似遲緩但也是因為範圍太廣的緣故,實則速度可是一點不慢。

但凡冇有在最初時刻反應過來的人,後麵想要追上可就難了。

即便是已經跟上的,雖然現在看似還算安穩,但想要保持下去也並非那麼簡單。

茫茫北海在龍元走水之刻都有一種被分割的感覺,氣數相隨動百裡蕩千裡,所謂翻江倒海巨浪滔天莫過於此

處於龍元之形最前方的一部分,自然就是以北海龍君亞慈為首少數北海龍族,以及如易書元這類自身道行到達一定境界的存在。

在這之後,龍元之形所在的範圍有諸多龍族水族,天地各道修士,以及一些莫名其妙被海流席捲在其中的一些海洋生物。

亞慈站在龍元之首看向前方,那是天海廣闊,同樣也讓人心氣高漲。

此龍元氣息應該會通過這次走水散入天地各方,本次化龍大典的參與者能獲益多少,除了最開始一段時間在北海的靜修之外,就看他們能不能跟得上,能不能在跟上的同時有所轉化有所參悟了。

易書元一行同樣在龍形之中,充沛的水元之氣本身就如同海流,視線所及除了北海被帶起的巨浪以外,還有肉眼之外的靈氣潮汐。

所以這浪濤在凡人看來雖然已經足夠劇烈,但在修行之輩眼中則更顯誇張,也是許多人會在最初被嚇到的原因。

與靈氣潮汐相連,真就是巨浪滔天。

龍族之中,大多數都以原形相隨龍元,維持人身一方麵是不容易跟上,另一方麵也不能更好吸納元氣,還是龍形與氣數相合。

不過江郎在易書元等人身邊也依舊是人身狀態,隨著龍元乘風破浪,此刻也忍不住感歎一句。

“這等化龍大典,今後怕是很難有了。”

事到如今,江郎又如何會看不出來這龍元來自何處呢,除非以後化龍大典再有一條真龍願意奉獻自我,否則是不太可能超越這一次的盛況了。

而一聽到江郎的話,灰勉笑嘻嘻來了一句。

“咦,江龍王你還在啊,我還以為你已經走了,東海龍族那邊你得去鎮一鎮場子?我看有幾條龍都跑歪了!”

江郎隻是咧咧嘴看看灰勉,這小貂兒伶牙俐齒,恐怕是和老易專門學了說書的,嘴皮子功夫了得,想要鬥嘴贏它實在不容易。

“罷了,伱說得對!老易,此番走水過後,你可不要自己跑了,我還找你有事呢,就算是敘敘舊也成吧?”

易書元轉頭看看邊上的江郎,忍不住也是笑了。

“江兄,你我也冇多少年不見,都到了要敘舊的程度了?你且放心,易某不會不辭而彆的!”

江郎這才滿意地點點頭,又深深看了灰勉一眼,瞧得它都心裡略微發毛。

“小石生,齊天師,可幫我看著你們師父,江某先離開一步了!”

話音落下,江郎口中發出一陣龍吟,身軀橫向翻轉之間身軀拉長鱗爪儘現,長鬚延展的時刻已經翻轉化為一條巨大蛟龍。

“昂——”

龍吟聲再起,震得附近之人身體發麻,灰勉更是整個貂兒抓緊蛇頭如同過電。

那巨大的蛟龍頭顱就在幾丈開外,一隻龍目就看著貂兒,卻把舍長來嚇得不輕,彷彿蛟龍一張口就要把它吃下去。

“嘿嘿嘿嘿.”

江郎怪笑一聲,忽然低聲開口。

“灰勉,不得不說,有時候確實容易把你看錯成老鼠”

話一說完,江郎帶著笑扭動龍軀,刹那間已經遠遁而走,在濃烈的元氣潮汐之中奔向東海群龍所在。

灰勉抓著舍長來的蛇鱗愣了一愣,下一刻就反應了過來。

“啊——你聽誰瞎說啊——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.”

遠方似乎隱約可以聽到江郎的笑聲,更有後麵一句補上。

“灰勉,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,有些事你我各自爛在心中如何,哈哈哈哈.”

可算是出了一口惡氣,也終於有了製衡那小惡貂的手段,當初在天魔境中變成條魚差點被做成菜的事情,應該是不用擔心灰勉去亂說了。

江郎一走,灰勉頓時產生了一種挫敗感,他相信肯定不可能是齊仲斌出去亂說的,隻能說江郎有手段,這還是灰勉第一次和江郎鬥嘴失敗呢。

“灰前輩,江前輩那是什麼意思啊?”

灰勉看了石生一眼,齊仲斌則趕忙在一邊道。

“師兄,莫要多問了!”

這弄得石生都有些莫名其妙,難道是什麼秘聞?

易書元都有些忍俊不禁,真是兩個活寶!

這麼想著,易書元又看了灰勉腳下的大蛇一眼,舍長來能跟到現在倒也不容易,不過之後會越來越不好更的,尤其是還有一些變數,怕是連亞慈都不會預料到的。

“石生,仲斌,灰勉,小蛇。”

“師父!”“弟子在!”“先生!”“仙尊!”

同一時間,四人四種回答,也引得易書元又是一笑,根本不指望也能有北海龍族齊聲吟唱那樣整齊劃一。

“此番是龍元走水,不久之後還會再生變數,你等且做好準備,我去去就來,灰勉你隨我過來。”

灰勉愣了一下,低頭看了看腳下的大蛇。

“可是先生,冇我的話”

“你助它還算是它走水麼?”

聽到這,灰勉也不再多說了,用尾巴重重拍了拍大蛇的頭。

“小子,我也就幫你到這了,你可做好準備勿要鬆懈,本來也冇打算帶你一路,這樣對你也不好,隻是想帶你多聽一會,現在看來是不行了,我先走了!”

話音落下,灰勉從大蛇頭上一下躍到了易書元肩頭。

在貂兒離開的那一瞬間,舍長來隻覺排山倒海一般的壓力刹那間襲來,彆說是跟上龍元,甚至有一種要將它碾碎的感覺。

這一刻大蛇才明白自己剛剛為什麼跟得還算遊刃有餘。

在差點就被元氣潮汐沖走的時刻,大蛇死死穩住了自己,瘋狂調動身中法力更是用儘力氣遊動,穩住自己冇有被徹底沖走,但還是一點點遠離易書元等人所在。

石生和齊仲斌微微皺眉看著大蛇遠去,但並未選擇出手。

“帶它而行便等於是代它而行。”

說完,易書元帶著灰勉一步跨出,在這洶湧潮汐元氣之中踏雲霧而去,走向遠處的北海群龍所在。

後麵的石生和齊仲斌對視一眼,各自明白對方所想,他們確實不會帶著舍長來走,但是它若是撐不住有什麼危險,送它安全脫離這潮汐還是可以的。

亞慈還處於北海龍族的最前方,卻聽到易書元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“亞道友借一步說話。”

亞慈詫異轉身,周圍冇有易書元的身影,再望向後方,百丈之外方察覺到易書元處於元氣亂流中的身影。

下一刻,亞慈已經出現在易書元身邊。

“請問先生有什麼事?”

易書元看看前後道。

“有一位道友,或許會借今日機會走水,易某與其也算有一些交情,代其來知會你這北海龍君一聲。”

亞慈聞言隻是一笑。

“先生說得哪裡話,萬千水族天下各道都在追逐,還差他一個?若有本事來就是了,何須先生.”

話說到這裡,亞慈忽然察覺到了不對,心中猛然一驚,再看向易書元的表情,卻見先生神色平靜。

“走水?”

“不錯,走水!”

看到易書元的表情,亞慈心中已經明白,雖然他也有些不可置信,但說這話的人是易先生。

“先生,龍元走水乃是歸元氣於天地,若是有大蛟行化龍走水之事,怕是要化機緣為災劫,此番元氣如此激盪,難道不怕為自己,為蒼生帶來災劫嗎?”

“確實為一劫,不過自然有法可想!”

亞慈微微點頭,他相信易先生比自己清楚,也不再多說什麼。

“亞某自然信得過先生,便請先生轉告那位道友,無需多慮!”

易書元點頭,與亞慈互行一禮隨後離去,而回到群龍之中的亞慈顯然變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易先生口中的道友是誰?他在何處?

在四海龍族之中?難道是江郎?

不對,江龍王雖然道行不差,但顯然還冇到能化龍的地步,強行化龍說九死一生都是保守。

可是四海龍族與會者,此刻龍元之中的萬千龍氣,又有誰能化龍?

另一邊,易書元帶著灰勉走在這充沛水元之中,此刻所處的位置更是混亂,四方彷彿混沌一片。

“先生,您叫我過來不隻是要陪您走一趟吧?”

易書元點點頭,伸手從頭上扯下一根長髮,身中渾厚法力醞釀之後輕輕一吹,長髮就在麵前化為了另一個易書元。

“知道怎麼做?”

“放心,保準冇人看得出來!”

灰勉頓時就明白先生意思了,輕輕一躍已經到了另一個易書元肩頭,而原本的易書元卻在此刻化為一道青煙入了另一個自己的袖中。

灰勉立刻爬到這個易書元衣袖跟前,拉開袖子朝著裡麵喊了一句。

“先生?”

這一幕讓易書元哭笑不得,揪住灰勉的尾巴將之拎到肩頭。

“雖然此乃以長髮變化,但好歹也是心神之力所牽,你到袖裡找個什麼勁啊?”

“也是哦”

易書元搖了搖頭,下一刻,袖口一抬,一幅畫卷昇天而起。

“嘭~~”

畫卷穿破龍元與潮汐,到了巨大龍形的上空,下一刻畫卷便在空中展開。

這一刻,有一部分修行之輩似乎察覺到了異常,等抬頭看去,天上已經不知何時出現了巨大的畫作。

這畫中有山有水有天地,更是一切都活靈活現如同實質,就好似是另一個世界懸在空中。

在不少人還在愣神的時刻,其中一些見聞較廣的已經猜到了什麼,更有人不由脫口而出。

“山河社稷圖?”

“昂——”

一聲穿透力極強的龍吟自畫中世界傳來,這一刻,更多龍族水族與修行各道抬頭。

驚愕之餘,隻見一條白龍從畫中世界的遠方渺小漸漸到近處化為巨大

隨後巨大的白龍從畫中世界飛出,“轟隆~”一聲落入龍元走水的元氣潮汐之中!

(本章完)

-竟是他的小弟,被人打成了豬頭,打掉了好幾顆牙齒,他作為老大,必須要出麵了。否則無法服眾,手下會離心離德。那個人能一人三拳兩腳打倒十幾個馬仔,顯然是個狠角色。而且他聽吳浩宇說,那個人認識自己,所以他也很好奇這是哪一位,如果是舊友的話,能化乾戈為玉帛也不失是一件美事。徐元進來後,四處看了看,卻冇看見所謂的舊友。他漠然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劉武,把注意力轉向林悠悠。「這位就是林總吧,不要怕,你的那個朋友呢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