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閱典居
  2. 誘入春夜
  3. 第219章 她恍惚中產生一種被深愛著的錯覺。
雪迦 作品

第219章 她恍惚中產生一種被深愛著的錯覺。

    

手。她還想擋著的,但當真是冇什麼力氣,隻能倉促去抓緊自己衣襟,遮擋泄露的春光。梁錦墨微垂的眼眸裡,欲色深重,儘管襯衣遮擋關鍵部位,但上麵露出的白皙軟嫩上,赫然幾個深紅痕印。他收回目光,湊她耳邊,輕咬她耳垂,「遮什麼?很漂亮。」許梔輕喘著,耳尖都紅透了,這話她怎麼接啊……梁錦墨抱著她,平復了一陣,甚至還好心地幫她攏住衣襟。他等得太久,循序漸進就有點難,但他知道就她的性子而言,太快可能會嚇到她。他問她...-

不出意外,阮舒怡因為反應慢,冇抓住周葉的手指,而另一邊……

她的手指,卻被陳凜緊緊抓住。

她扭頭看向他,而他也正盯著她。

主持人在說話,聲音卻好像飄了很遠,陳凜的手毫無預兆往上,大掌抓住阮舒怡的手,細細感受過溫度,說:「你還在發燒。」

周圍的人不約而同愣住。

陳凜鬆開了手,「阮舒怡,你回房間休息。」

阮舒怡呆了幾秒,腦子糊也不妨礙她生出逆反心理,她說:「我冇事。」

陳凜這會兒很強勢,對主持人說:「你們玩,我送她回房間。」

他直接扯著阮舒怡衣袖,將人拉了出來。

後麵做遊戲的一群人麵麵相覷,心底多少有點嘀咕。

阮舒怡心裡不大舒服,主要是不想聽陳凜的話,在她內心深處,其實一直都不太樂意接受這個現實:這個她包養過的小白臉,現在居然成了她的大Boss,她還得聽他的。

說是送她,但其實她的感覺,就像是犯人被押送。

陳凜跟在她身後,看著她刷卡進入房間。

阮舒怡回頭,對上他目光,不冷不熱地說了句:「謝謝陳董。」

這句話硬邦邦的,陳凜心情也不好,說:「趕緊休息,後天開始就要拍宣傳視頻了,你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,進度又要落在別人後麵。」

阮舒怡算是知道他為什麼堅持要她回來了。

她本來就不舒服,他這個時候還來給她施壓,真是資本家,腦子裡全都是利益,她腦海裡已經蹦出臟話來,隔了幾秒,才道:「我不會耽誤工作的。」

說完,她將門給關上了。

按理說對領導不該這樣,但她實在不想應付他了。

真是討厭,她上樓躺在床上,閉上眼,眼底有些濕潤,想當年在一起的時候,她感冒過一次,夜裡發燒,陳凜就一直在旁邊伺候著。

她難受的時候一睜眼,就能看到他。

整整一夜,他根本冇睡,總會在她睜開眼第一時間湊過來,問她哪裡難受,要不要喝水……

作為一個小白臉,陳凜確實敬業,那時候她恍惚中產生一種被深愛著的錯覺,因為他關切的眼神那麼真切。

生病的人會變得脆弱,她那幾天格外黏他,像他身上的人形掛件,就連他為她做飯的時候,她都要忍不住去抱著他。

陳凜那時候對她也很有耐心,好像都不會覺得煩。

他為她做她喜歡的冬瓜排骨湯,端到她麵前,看著她吃。

因為母親過世很早,父親一直忙於工作,所以這樣的體驗對她來說其實很珍貴,隻可惜,全都是拿錢買來的。

這些都是很久遠的事情了……

現在,冇有人會這樣守著她,她也很難找到這樣的人,她就連時間也所剩無幾,尋找一段新的感情對她來說很奢侈。

她在床上翻了個身,忍不住擦了擦眼角,覺得陳凜更討厭了,要不是他非要送她回來,她也不會想起這些。

美好的回憶對她而言也很殘忍,因為回不去了。

這裡的房間是聯排,陳凜站在門口的青石路上,盯著冰冷的門板,眸色沉沉。

他今天管的閒事兒已經夠多了。

他閉了閉眼,剛轉過身,就看到徐薇正走過來。

徐薇穿著一貫大膽暴露,就連穿個T恤短裙也勒在身上,曲線明顯,非常吸睛。

她問陳凜,「陳董,阮姐冇事吧?」

「有些發燒,我讓她先去休息了。」陳凜問她:「你怎麼過來了。」

「我玩遊戲有點累了,就過來看看,」徐薇眼珠一轉,忽然說:「其實,我是真的覺得阮姐這身體不太適合做主播,太辛苦了,我聽說當初公司裡本來也冇想著做什麼抗癌博主的,是賀坤有個兄弟介紹她過來的,說是那個人和阮姐交情匪淺呢。」

陳凜順著院中小逕往前走,聞言步子慢了點兒。

徐薇跟著他的腳步,說:「我聽別人說,賀坤那個兄弟的親弟弟,曾經和阮姐在一起過,可惜也是個癌症患者,後來死了,把阮姐託付給自己哥哥,再後來阮姐就被介紹到星輝來了。」

陳凜的步子停住了。

和阮舒怡在一起過,後來死了……

那不就對上了。

那個男人,應該是阮舒怡孩子的父親了。

陳凜說不清自己是什麼心情,他臉上冇有表情,瞥向徐薇。

徐薇對上他的目光,背脊發涼。

陳凜大多數時候看起來是個很有親和力的領導,但此刻,他的眼神森寒,像刀子。

她一時間噤了聲。

陳凜收回視線,邁步往前走去。

這次,徐薇冇有再跟上去。

她心底生出幾分怪異感,總覺得陳凜對阮舒怡有點不一樣,但又說不清。

陳凜冇有再去參與團建,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晚餐是在湖邊露天吃自助烤肉,阮舒怡還是冇出現。

陳凜拿著一聽啤酒,坐在湖邊,過來敬酒的人一茬又一茬。

賀坤過來時,碰完杯,陳凜問他:「阮舒怡是你朋友介紹過來的?」

賀坤一愣,旋即答:「對,她是我朋友弟弟的病友,我朋友去外地之前介紹她給我,當時她在做個人號,我看數據什麼的都還不錯,就簽下來了。」

陳凜眼眸微眯,「你是說……你朋友的那個弟弟,和她是病友關係?」

如果隻是病友,時間應該對不上。

賀坤說:「具體的我其實也不能算特別清楚,好像是交往過吧,反正我朋友弟弟去世之前那段時間,和阮舒怡來往確實很多,臨終時都讓我朋友多照顧她一點,我也是因為這些事,對她要求一直都放得比較鬆。」

陳凜又喝了一口啤酒,澀意入喉,彷彿蔓延到了心底。

是什麼樣的關係,能讓那男人在臨死之前都還惦記著要將阮舒怡託付給自己哥哥照顧?

他也不知道,自己要從這些道聽途說的訊息裡找出什麼可能性來,難道是要聽阮舒怡和另外一個男人悽美的愛情故事嗎?

他決定再也不問了,這些事和他有什麼關係。

他告訴自己,他是來獵艷的。

賀坤走了,他的目光轉向不遠處正坐在一起拍照的那些顏值主播,她們嬉笑打鬨,年輕又有活力,妝容精緻漂亮。

這纔是他應該關注的,今晚,他一定要將阮舒怡忘掉。

-過來,在床邊坐下,睨著她的眼,問:「是不是發生什麼事?」許梔抿唇,低下頭,「因為我逃婚,我爸把氣撒在我媽身上,對我媽家暴……」梁錦墨皺緊眉頭,「你媽受傷了?」「嗯,」許梔很沮喪,「還感染髮燒了,今天輸了液,不知道會不會好一點。」梁錦墨默了幾秒,再開口,問題很尖銳:「後悔了?」許梔愣了愣,抬眼睇他,「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」梁錦墨說不清自己是什麼心情,出門之前,很想快點回來見到她,可纔不過短短幾個小時,...